用戶名:密 碼:注冊|找回密碼設置首頁 | 返回財經窩首頁

當前位置 > 首頁 > 財經要聞 > 金融資本 > 恒生電子(600570)_Z博士的腦洞|“長臂管轄”這個知識點

恒生電子(600570)_Z博士的腦洞|“長臂管轄”這個知識點

發布時間:2019-06-01 16:52來源:鳳凰彩票網財經新聞字號:

當前全球格局正發生深刻變化,軍事戰是維護國家利益的底線選擇,通過經濟制裁打擊敵對國家則是優先選項。金融制裁可謂最為嚴厲的經濟制裁形態,是金融實力真正轉化為全球政治影響力的關鍵。正如美國財政部公開宣稱,“金融制裁是21世紀全新的戰爭手段”。
而“長臂司法”則既是進行金融制裁的法理基礎,又能因實施金融制裁帶來實際執法效力。兩者相輔相成,已成為美國捍衛國家核心利益、維持全球霸權的重要工具。
“長臂”司法的由來
美國“長臂管轄”本來是用在協調美國本土不同州省之間的司法管轄權的。1945年,華盛頓州起訴國際鞋業公司征收救濟金,公司以注冊與營業地都不在華盛頓為由拒絕。最后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放棄了此前的屬地主義原則,確立了在不違反“公平競爭和實質正義的傳統觀念”的前提下,適用“最低限度聯系標準”。“長臂管轄”法規由此出現。
但隨著美國的經濟、政治影響力越來越大,美國的“長臂”就不僅僅想在國內“調控”了,而是伸到了國際上,管轄范圍則不斷擴大,包括而不限于合同、侵權、商業經營、金融、投資、家庭關系、反腐敗、反壟斷、網絡等等領域,并且沒有停止進一步擴展的趨勢。
美國司法及相關機構也緊緊跟上,發展出一套認定“長臂管轄”的方法和標準,包括“效果標準”“行為標準”和“效果+行為標準”等,充分為美國“長臂管轄”的濫用提供了嚴密堅實的基礎。在美國與任何國家的貿易戰中都頻頻露臉的“301”條款就是其中之一。“一般301條款”被稱為“美國貿易政策的基石”,其標題其實就是“美國貿易代表所采取的措施”。法如其名,一切解釋權、裁量權、行使權都歸美國貿易代表。 dedecms.com
有“長臂”意識和功能的法案眾多,比如《國際緊急狀態經濟權力法案》規定,在美國國家安全保障和經濟利益遭受重大威脅時,美國政府可凍結、沒收外國持有的美國資產;《外國人侵權索賠法》規定,地方法院對外國人針對侵權行為提起的任何民事訴訟擁有初始管轄權,只要該行為觸犯國際法或者美國的國際條約;《海外反腐敗法》的修訂版將通過屬地管轄權擴展到外國公司或自然人;《多德—弗蘭克華爾街改革與消費者保護法》也管轄發生在美國境外的行為在美國境內造成了可預見的實質影響;《美國外國賬戶稅收合規法》規定外資金融機構亦是合規主體。
2008年,德國西門子全球行賄案發,其行賄涉案高管、行賄對象都與美國無關,但公司在美國上市,因此受到“長臂管轄”,創下被美國政府罰款16億美元的歷史紀錄。據《紐約時報》2012年統計顯示,前10名因違反《海外反腐敗法》被查處的公司中,總部在美國的僅一家。美國通過這種手法取得了相當多的和解金。美國南伊利諾伊大學法學院教授指責美國司法部和財政部濫用處罰權,將涉案企業當成 “現金奶牛”。
“長臂”越長越長
“911”事件后,美國以“反恐”為名,將“長臂”伸展到了新幅度。
2001年10月26日,美國即通過《愛國者法案》,其主旨是“賦予總統和政府一切有效手段,打擊恐怖主義”,擴大了和加強了財政部、司法部、聯邦調查局和中央情報局等政府機關對國內外金融活動的監督、檢查和控制的權力,詳細規定了金融機構的客戶識別、業務禁止、情報收集和報告等義務,以此加強涉恐資金流向的識別和監控,并使美國調查部門的觸角從美國國內伸向別的國家,實際大大擴張了美國司法的管轄范圍和溯及力。

織夢好,好織夢

《愛國者法》第三章將反洗錢和反恐融資放于一處,法案擴大了沒收權限,也包括恐怖融資行為;對涉嫌財產不申報并不能提供合法來源及用途說明就是涉嫌犯罪;只要是通過虛假的身份在金融系統中轉移的資金收益一律予以沒收;涉及“混合資金”全額沒收。
《愛國者法》最具國際影響的莫過于“傳票”條款和“凍結沒收外國銀行資金”條款。“傳票”條款是指美國財政部長和聯邦總檢察長可向任何一家在美國開設代理賬戶的外國銀行發出傳票,以獲得與該賬戶有關的記錄,包括在國外留存的記錄、外國銀行資金存入的有關記錄。傳票可直接發送給該外國銀行在美國的代理人,也可以通過雙邊或多邊國際司法協議進行送達。如果該外國銀行拒絕提供合作,則法律允許聯邦機構指令美國的金融機構終止與該外國銀行的任何合作關系。
“凍結沒收外國銀行資金”條款是指如果涉嫌資助恐怖行為的資金存放在某一境外的外國銀行賬戶中,并且該外國銀行在美國境內的金融機構中設有聯行賬戶,該資金可以被視為存放在后一個賬戶當中,因而,美國主管機關可以直接針對該賬戶采取凍結、扣押和沒收措施。在此情況下,美國政府不必證明外國銀行在美國境內賬戶中的資金與作為沒收對象的、存放在外國銀行中的資金具有直接關聯,或者說,不要求在上述兩項存款間存在著不間斷的資金同時,美國也以形成金融反恐國際標準為名,強化國際“金融特別行動小組”(FATF)的權力,加強對各國金融制度審查的力度,擴大了美國在全球范圍內的監管和控制權。 織夢好,好織夢
“長臂管轄”如何落地?金融制裁是抓手
隨著金融全球化的加強,美國利用其在金融領域超強的實力,建立起一整套金融制裁的機制,確保“長臂”有“抓手”。“手法”則有多種。
一是以輿論開道擾亂市場。在開展實質金融制裁前,通過降低目標國市場、金融機構等信用等級,威脅進行經濟、金融制裁等,導致市場恐慌,引發資金外逃。“烏克蘭危機”就是例子。
二是阻斷被制裁國國際支付體系。在目前以美元為主的國際結算體系中,切斷國際支付系統,意味著被制裁國金融陷入了癱瘓。美國財政部有一個情報分析部門,負責分析全球金融情報信息,制定金融制裁措施。在實施金融制裁措施后,該機構利用美國控制的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SWIFT),總部設在瑞士的國際清算銀行BIS,美國三大信用卡公司維薩、通用、萬事達,CHIPS和FEDWIRE等5家美國國際清算系統公司準確掌握和收集與被制裁對象進行金融交易的銀行和公司名單、搜索被制裁經濟機構經常使用的賬戶信息,準確實施定點打擊。美國國防部官員也參與金融制裁的程序,進一步將金融制裁“戰爭化”。
三是凍結相關的金融資產。美國財政部下屬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每周發布的《特列國外機構清單》如同美國金融界的“圣旨”。在美金融機構,包括銀行、信用社、保險公司、證券公司甚至進出口商,都要將自己的客戶名單和這份清單一一對照。一旦發現某個客戶“榜上有名”,必須馬上凍結其資金。為了更大限度地打擊對方,法律規定,如果這個客戶存款,銀行不能拒收,然后再立即凍結其賬戶,并將資產凍結報告送交給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如果金融機構膽敢包庇,會受到5萬到100萬美元不等的罰款,以及對當事人最高12年監禁的刑事處罰。
本文來自織夢

四是凍結相關的金融服務。由于美國是世界金融中心,各國有實力的企業紛紛到美國上市融資、開展金融業務。如果該企業與美國的制裁對象有聯系,美國可以廢除其信用證,嚴禁美國金融機構為其做出口擔保。因此,很少有人愿意冒此風險。
制裁的選擇性
美國聲稱,擅自賦予國內法律域外效力,并以此為依據在國際社會適用“長臂管轄”,是推行國際法治、維護國際秩序而努力的一部分。但事實上,被美國“長臂制裁”的,往往包括“三不國家”:
一是不符合美國政治經濟利益的國家。美國政治利益歸根結底就是維護其主導的國際政治秩序;美國經濟利益歸根到底就是為了維持其主導的國際經濟秩序。只要是誰觸及美國政治經濟利益,美國將毫不客氣進行金融制裁。2013年,美國認為烏克蘭亞努科維奇政權拒絕向西方靠攏,威脅到美國地緣戰略格局,毫不猶豫采取了準確的金融制裁手法,使其身邊金融寡頭倒戈,加速政權倒臺。
二是不同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的國家。美國將自身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作為制度的典范,對不同制度不同意識形態的國家,只要出于政治戰略的需要,盡可能遏制其經濟發展,采取金融制裁的手段。美國對前蘇聯和建國初期的中國采取的金融制裁手法,完全出于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的需要。
織夢好,好織夢

三是不聽美國話的國家。美國根據其全球戰略的考慮,將伊朗、朝鮮等極力發展核武器的國家列為“流氓國家”,并采取了極為嚴厲的金融制裁手段,在金融領域“宣戰”,不僅針對伊、朝本國的銀行,而且針對世界上任何一家有意同伊、朝的銀行做生意的金融機構。即使是對歐洲“盟友”,美國也毫不手軟,2012年,美國對盟友英國的銀行操起金融干戈。匯豐銀行被指控幫販毒集團洗錢。渣打銀行則被指控“幫助伊朗機構躲避美方制裁監管”,違反了美國反洗錢法與對伊制裁法。2014年7月,美國對法國巴黎銀行處以89.7億美元的巨額罰款,并要制裁德國最大商業銀行——德意志銀行。
中國遇到的“長臂”
近年來,隨著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美國對我企業和個人進行“長臂管轄”得越來越頻繁。
有些是經濟特征較強的案例。自2001年起,中華網、網易、中國人壽、中航油等在美國上市企業先后被提起集體訴訟。2013年,美國紐約聯邦地方法院以“反壟斷域外適用效果原則”為由,對我國三家維生素C生產企業處以1. 623億美元的罰款。
有些則雖是所謂經濟訴求,但很難說沒有政治目的。2004年的包頭空難是中國東方航空公司發生在國內航線上的事故,由于受害者家屬想獲得更高的經濟賠償,充分利用美國“長臂管轄權”,指出發動機是美國通用公司生產的,飛機制造商加拿大龐巴迪公司和中國東方航空公司則都在美國有營業,本案竟得以在美國法院進行審理。
內容來自dedecms

有些和政治聯系緊密。2008年,在巴勒斯坦伊斯蘭吉哈德和哈馬斯組織實施的恐怖襲擊中的數十位以色列受害者及其家屬,在美國訴中國銀行,號稱其廣州分行曾為吉哈德和哈馬斯提供過服務。2016年,美國司法部以朝核為由對遼寧鴻祥實業發展公司提起刑事訴訟。2017年7月,美國國務院聲明確認伊朗履行了全面暫停核協議的規定,但同時又指責伊朗試射彈道導彈、支持恐怖主義等行為違反全面暫停核協議的精神,因而宣布對11家所謂涉伊實體和7名個人實施單邊制裁,其中就包括中國民營企業和個人。
有些則是經濟政治一起上。華為的種種遭遇,就是例證。美國對中國高科技公司“步步緊逼”,先是制裁中興,2018年年底,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又在加拿大被拘留,開啟對華為制裁的起點,就使用了“長臂管轄”這個“利器”。然而,美國的所謂“舉報”并沒有足夠實錘的證據證明,而且,事實上,聯合國對伊朗的制裁,只聚焦在核能、導彈等敏感領域。美國的單方面制裁,也并不是全面禁運,是針對能源、石油行業,對于通訊設備,只禁止可以干擾通訊的設備,民用通訊設備不在禁運范圍內。因此,其所謂“告訴”,也就具有了巨大的彈性。當其對國內的結構性矛盾無能為力,就將矛頭指向與中國的貿易摩擦,并且“選擇性”明確的動用所謂“長臂管轄”和國家機器,對中國企業進行打擊。要知道,十多年來,華為的貿易合規一直是被美國用放大鏡監視著的,2018年6月,美國時任商務部長羅斯還主動澄清:我們沒有發現華為違規的證據。
dedecms.com

“長臂管轄”的問題在哪兒?
司法系統的要義是公平公正,而美國的域外“長臂”顯然總是只極力有利于自己的母體。如果一個司法系統中,有人是“優先”的,這勢必無法成為好的司法系統。無論這個“優先”的人是怎么樣的高僧大德圣人君子天才神童。
無疑,美國在包括金融反恐、證券、消費者保護在內的許多法律上,都有其先進性。而且,隨著全球化和全球金融化,各國進行更深入的合作很有必要。但是,單方面的搞什么“長臂管轄”,則并非對法律的尊重。
法律中真的沒有政治嗎?當然不是。當美國獲得了“管轄”“制裁”其他所有人的優先權,就會“不忘初心”的永遠正確使用之嗎?怎么可能?!如果沒有約束就能夠達到人人自律,司法系統本身就沒有存在的必要。美國的行為也切實告訴了我們,有選擇性地使用“長臂”,通過“管轄”達到經濟和政治更多的目標,把司法當作政治的杠桿和工具,是“長臂司法”的常態。
從對伊朗的制裁問題上也能夠非常明顯地看到,隨著不同總統對伊朗制裁的態度有所不同、對中國發展的態度有所不同、對其他國家發展的態度有所不同,其制裁的對象、強度、范圍等就很不一樣。即使算是有“法”可依,但怎么依、何時依等都隨政治心所欲。同時,有些“制裁”也并非國際法或國際機構允許的制裁,美國可根據自己國家利益和意志的需要,擅自賦予國內法律域外效力,政治性極其明顯。
dedecms.com

從國際整體上看,長臂管轄已經嚴重違背了國際司法實踐中“一個國家不應該在另一個國家的領土上行使國家權力”的原則,長臂管轄也事實上破壞了二戰后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國際協商和協調機制,置相關國際機構和法規于不顧,只會造成管轄沖突泛濫,引發越來越多的國際爭端。
我們能夠看到,長臂管轄進一步加深國家間溝通的溝壑,并促使各國的保守主義和民族主義情緒上升。2003年,英國宇航公司賄賂案爆發,美國使用“長臂司法”,想調查BAE系統公司的軍備交易,英國遂以國家安全利益為由,阻止了司法調查。
美國反復拿大棒亂打“不夠聽話”的人,到處揮舞“長臂”威脅對別國企業施加懲罰,也讓其盟友歐盟很是頭疼。對于特朗普無視國際法原則的行為,歐盟宣布正式啟動“阻斷法令(Blocking Statute)”來應對美國伊朗制裁中的長臂執法,保護受到波及的歐洲企業。認為他國制裁在可能損害歐盟利益或影響貿易與資本流動的情況下,該法令可以禁止歐洲企業遵從制裁,明確反對其他國家國內立法在歐盟的域外效力。
事實上,美國本土也在反思“長臂管轄”的問題。在美國國內,法院為了保護本州原告利益,同樣不斷擴張解釋本州長臂法案的范圍,共同導致了美國法院長臂管轄范圍的不斷擴大,造成了司法實踐中的不可預見性。為此,美國最高法院在最新判例中提出了認定一般管轄權所需最低聯系的新標準,極大地限制了長臂管轄的范圍。 內容來自dedecms
后記
長臂司法管轄政策擴大了美國在全球范圍內的話語權,以金融制裁為手段,實現其政治和軍事目的。用長臂管轄和金融制裁遏制和打擊對手,是美國利用市場玩弄世界經濟,利用經濟玩弄國際政治的公開秘密。正如前美國財政部副部長尼爾·沃林說,美國是不可替代的經商場所,意味著美國可以要求金融機構在美國與被其制裁的國家之間選邊站隊,而不能兼而有之。
“長臂管轄”的問題是,它太好用了,所以太容易被濫用。如果被“管轄地”沒有與之相對等、對應的司法結構,怎么能夠得到公正?如果“長臂執法”主要是靠實力的碾壓和權威的威脅,怎么能夠保證公平的取得?美國司法的成熟,就表現在程序正義設計的完善上,如果把自己當作“實質正義”的化身,把司法當作自己神性拯救他人的“積德”,本身就已經違反了法律的真意,還談什么臂長?
用長臂管轄來推行美國的價值觀,或是美國本來的意愿,但當政治意圖凌駕于法律之上,美國所謂的“價值觀”已經出現了不可調和的悖論,而當“美國優先”成為其政治理念的關鍵,長臂司法已經淪為其“普遍性違法,選擇性執法”來撈取“美國利益”的工具。強詞奪理、恣意妄為,這只能是對美國形象的損害。
健康的國際秩序不能只體現一個國家的利益和意志,即使這個國家有更強的實力。而且,長臂司法及濫用,不但涉及侵犯國家主權,也已經在侵犯企業的合法權益,和公民人身權力。孫子兵法說“夫兵久而國利者,未之有也”。長臂管轄和濫用制裁,絕不會是長久保持競爭優勢的好方法。 本文來自織夢
(作者萬喆為經濟學家,澎湃新聞特約評論員。本文首發于光明日報,原題為《美國的胳膊越伸越長》,此次經作者審定、授權發表。)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財經窩小編:財經窩)

專家一覽機構一覽行業一覽
香港六合彩透码部